春水下列_

冷笑话收集者,斗图八级专家。

【中敦】 体制外忍者老师x新人学生

叶总 @慈叶 点的中敦,梗来自歌词。
重度ooc,性转,架空,师生。

1.
从前有个忍者村,忍者村里有个忍者学校,忍者学校里有个忍者老师。

俗话说,功夫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对于看重传承的忍者来说亦是如此。所以历届《忍者学校招生指南》上都把这句话用大字飘红了写在第一条。

然而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在这个宣传男女平等的五好社会,即使你忍者老师再根正苗红维护传统也会被扣上歧视女性弘扬腐朽文化的帽子。

于是,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宣扬男女平等的思想,忍者老师迫不得已杠掉了历来的传统并在招生指南上加了一条:本届招收女学生。

后来,他想了想自己,接着又补充了一条:本届招收女教师,欢迎一同学习。

2.
招生指南发放的三天后,有一个女教师前来应聘,她的名字叫中原中也,开口第一句话的气魄震撼到了忍者老师,于是他决定录用她。

“工资三千五希望你可以包吃包住包分配,我可以帮忙找小孩当苦力找猫吸猫。顺带一提,我拒绝体制外。”

忍者老师摇了摇头:“工资我无法定,三包管够,半年转正。”

中原中也犹豫:“不低于两千八。”

“为什么?”忍者老师疑惑。

“因为今年是我本命年,凑个6整。”

忍者老师指出错误:“二千八不是6整。”

“那就三千。”

“不要,给不起。”

“二千四。”

“成交。”

“那你说个屁啊,你不是说你无法定工资吗?”中原质疑。

就这样中原老师也成为了忍者学校第二个老师,同样也成为了忍者学校第一个女老师。

3.
中岛敦是个根正苗红的15岁少女,颜高性直脾气好屁股大,是个练武的好面子。可惜这个好苗子是中原老师挖掘出来的。

中原:“老师你看,我找了一个好苗子,我觉得你该给我工资了。”

“你是体制外,涨不了。”忍者老师否定了这个想法。

“我想凑6整。”

忍者老师无情的拒绝:“你已经是6整了。”

“还有,”忍者老师补充,“以后这个小姑娘归你管了。”

“为什么?”中原疑惑。

“性别相同好沟通。”老师补充。

中原挑眉:“你不怕我们性别相同擦出爱情的火花?”

“她是女生。”

“性别不是问题。”

“她15。”

“没事,年龄不是问题。”

“如果擦出了爱情的火花,你工资也会自燃发出消失的火花。”

“我为人师表,是个好老师。”

4.
自从中原中也被人目睹扛着两头比她还高的猪健步如飞后,她被塑造成一个话恨眼光准脾气坏,会打会杀下手恨的奇怪形象。村里人都突然对她怕三分。

后来,村里人又目睹到她拿着棒棒糖想让五岁的小姑娘和她学忍术后。村里充满了中原中也老师祖祖辈辈都是山大王,她专门诱拐幼女做压寨夫人的谣言。

“老师,你应当注意个人形象。”中岛敦提醒中原中也,“否则明天就该造谣你有钱到没地方花,于是在外面买了一车青花鱼专门拿来喂螃蟹。”

中原中也嘻嘻的笑了一下,她拍了拍中岛敦的头告诉她女孩子总要学一技之长,应当保护自己,多一门技术就是多一门活命方法。随后她给中岛敦又夹了一块鱼肚子上的肉。

“小姑娘你难道就不怕我把你教坏?”中也笑着询问扒着饭的中岛敦。

“不怕。”中岛扒着饭嚼着饭粒回答。

“我话恨脾气坏。”

“可你做的酸菜鱼好吃。”中岛敦放下碗筷补充道,“长的还好看。”

“你不怕我把你拐去当压寨夫人?”中也心理美滋滋,走路都颠。

“老师,人为师表。”中岛敦继续扒饭。

中原中也拿了一副碗筷笑着往中岛敦身旁靠了靠,“我很好奇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想当忍者?当忍者有什么好的,夜夜黑衣,上班倒时差下班没工资,出门还遮脸身上还带毒品,换到现在根本过不了安检。”中原中也补充,“还不是体制内。”

中岛敦放下碗筷:“老师你那么看重体制内?”

“过上安稳生活总比打打杀杀来的好,不是吗?”中也点了一支烟。

“比起当忍者还不如当剑客,虽然一扯面纱满头青丝赛过伞里有把湘妃扇。但当忍者多累啊,整天还要扛五十多斤的暗器随身跑。”中原中也朝着中岛敦吐了一个烟圈,“我啊,一直想当个穿白衣的剑客。你看,白衣多好看!”

中岛敦沉默。

5.
七月流火,天气转阴。也不知是今年刮了什么妖风,快收的稻谷也没有以往即如的颗颗金翠,饱满滴油。村里人也不知到京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听闻上周去京城帮中也老师转正的忍者老师说妖风刮进了朝廷,大臣逼着天皇退位改立后侄。

忍者村好似和京城同步一起刮进了妖风。中岛敦发现中原老师从来不教自己忍术反而让她天天体质训练绕村跑,以及最重要的一点——中原老师再也不给自己做酸菜鱼了。想到吃不到酸菜鱼,中岛敦就嘴里酸酸的。

中原中也让中岛敦天天跑上三个小时不休息甚至还不给她补充营养。于是中原老师又被造谣成榨压学生的黑心老师,可中原老师不在乎,她依旧天不亮就把中岛敦从被窝里扔出来,逼着中岛敦陪中原中也一起去跑步嚼萝卜干。

“老师我认为我可以停止拉练去学习忍术了。”五好学生发起第一次对老师的抗议,“我还想吃肉。”

中原中也老师掉过头嘲讽着对她喊:“放屁,你体力没我好还敢给我提毕业?中岛敦啊中岛敦你终究是吃不了这个苦头了啊!”

中岛敦觉得中原中也有点无理取闹,她脸红着加快速度跑到中原中也面前告诉她自己已经不需要体质训练了,而且没有说要毕业。

“姑娘家家的总要学习一技之长才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多一份生存方式。这就是我可以教你的,我也就只能教你体力训练,如果你不想学这个,你就去找忍者老师吧。”中原中也不顾中岛敦的阻拦继续朝前跑去。

中岛敦这个十五岁少女第一次出现了叛逆,她气的转过头朝着中原中也方向跑步离开。
从那天起,中原中也再也没有辅导过她了。

6.

中岛敦从那天起跟着忍者老师学习忍术,从打磨手里剑开始干起。看着中岛敦可以扛着两桶水在石子路上光着脚健步如飞,忍者老师惊叹中岛敦的体力。

很快过去了两个星期,从两周前的那天起中原中也开始顿顿给忍者学校做酸菜鱼,只不过她和中岛敦生活之间突然没有了交集。

“我发现,我和中岛敦之间最多最多只有四分之一的交集。”待中岛敦上山提水后,中原中也对从柜子里拿出酒喝的忍者老师说道。

“原来中也老师您今年六十了啊?”忍者老师打趣的说着荤话。

“呸呸呸,我的意思是我们名字里都有一个中字。”中原中也点燃了一支烟,“她不喜欢别人身上有气味,比如烟味和酒味。所以我猜测果然你把酒罐藏柜底。”

“我知道,可我应该解解馋啊。你不也在抽烟?”忍者老师深闷一口,“那她成为你女儿了就应该有二分之一像了。”

“呸呸呸,我还年轻,永远的十八。”

“今年是你本命年。”忍者老师回复。

中也老师一气之下把燃了一截的烟头丢进了他的酒碟里。

7.
据说今月的妖风反了向,从朝廷刮到了百姓。上个月是朝廷重创,这个月是百姓倒霉。颗粒无收民不聊生,村官打着政府旗号收私粮,搞得家家户户食不果腹。忍者学校本来是有国家补助的,可惜国家补助全被村支书打着〔征济百姓〕的名号全分给了村民,忍者学校一颗粮食也没分到。

忍者老师和中原老师也找上头反应,可上头明摆的意思是自身自灭,私下的意思是现在还搞素质教育有个屁用。换句话说就是自找其路。

于是中原中也老师打算出村,并且以“在节骨眼上也要教书育人”的提议否决了忍者老师先行出村的想法。表面上是提议素质教育,实质是想缓解师生矛盾,最关键的是她认为只有忍者老师才可以教好中岛敦,不可以耽误了中岛敦的天分。

走的那天,中岛敦托忍者老师代话询问了中原中也老师酸菜鱼的做法。虽然现在牲畜全被杀了吃肉,鱼根本抓不到,可中岛敦认为手艺应当保存。

中原中也笑着写给了忍者老师做酸菜鱼的秘诀并且叫他好好保存,说完就出了村。从那以后中原中也老师再也没有回到过村子,中岛敦和忍者老师也没吃到过中原中也老师带回的粮食。

大概四个月后,乡镇官员笑着把私藏的粮食挨家挨户的送了过去,并且用十分亲切的语气告诉他们妖风不再刮了,反叛军已经被剿灭了,当今天皇重新归位了。并且官军在忍者村山下东面剿灭了一窝山贼,基本这出山的人全被这窝山贼扣留变成了备用粮。并且笑着对忍者老师说这唉唉唉您别生气啊唉唉唉你这带的小姑娘别哭啊,几个月粮食没送到全是因为这窝山贼拦截。说完,还不忘怂恿忍者老师去当官军。

忍者老师笑着给了乡官一串耳刮子,并且把乡官扔出了房外。这是中岛敦第一次见到忍者老师发脾气。

村子里又能够吃到粮食了,河里也能够抓到雨了。只不过从那天起,她就再也没吃到过真正酸菜鱼的味道。

8.
六年后,中岛敦彻底学习完了忍者老师所能教授到的忍术,她告别了忍者老师,穿着一身白衣,收拾行李准备出村。

忍者老师本来想告诉她忍者不应该穿白衣,应当穿黑衣。可他最后还是摆了摆手,看着刚刚对他行过礼的中岛敦走出了村庄。

来到忍者村时,中原中也老师24岁,中岛敦15岁。而现在,中岛敦已经21岁,中原中也老师还是只有24岁。

她们之间,果然只有四分之一的交集。

9.

从前有个忍者村,忍者村里有个忍者学校,忍者学校里曾经有两个忍者老师,可现在只有一个。

忍者学校顾名思义是教授忍术的学校,可新来了一个从京城调动而来的村支书,为了让忍者村评上乡里优秀村庄,非要让忍者老师汲取中外合作办学进步思想开办合作教学。

忍者老师祖祖辈辈都是忍者老师,他忍不下去了,吃不了这个亏,于是一气之下对着村支书大吼大骂甚至还打算对他动武。轰走了村支书以后,他从柜底下拿出了酒壶,这个毛病五年来还是没有改变。他倒了一碟酒,开始感叹这几年到底汲取了些什么进步思想。

男女合校 ,只来了一个女生,好不容易教授了全部课程,最后女生还跑了没音讯。

收纳教职工,只来了一个一心一意想转正的三无女老师,好不容易等着转了正,结果遇上饥荒人没了。

现在又想让自己搞成合作教学?放屁吧。忍者老师越想越气,他站起身子猛地拍了桌子,气的他闪了腰。

“办不下去了,办不下去了。”忍者老师扶着腰缓慢坐下。师传的学校即将就要从他手中结束,可能他就是最后一个愿意传授忍者道业的忍者了吧。

“哈哈哈,你为什么不支持合作办学啊?合作办学多好!毕竟,多一门技术多一份生活方式啊。”一个女声从房檐上传来,忍者老师吓了一跳,拿着酒碟的手抖了两抖。

“老师你看,合作办学多好,你可以教忍术,我来教体质训练,多好多好!总之——你又不是最后一个忍者,你怕什么?!”白色身影从房檐上一跃而下,她拍了拍身上的灰,扯下来面巾,露出一口白牙。

忍者老师拿着酒碟的手又开始抖了抖:“傻子,忍者不能穿白衣,要穿黑衣。白衣不禁脏。”

“怕什么,现在是白天,当然可以穿白衣了,对吧老师。”一身白衣的姑娘熟练的绑着刚刚被弄乱的头发。

“我要工资二千八,三包管够,可以帮忙杀鱼宰鱼煮鱼喂螃蟹。顺带一提,我做的酸菜鱼特别好吃。 ”

“这不是6整。”

“今年不是我本命年,所以不用6整。”

“转不了正。”

“不在乎。”

“成交。”

“你不是可以定工资的吗?为什么不给我多加点?”白衣姑娘质疑。

就这样,这个白衣姑娘就成为了忍者学校第三个老师,也成为了忍者学校第二个女老师。后来,她成为了这个学校唯一一个忍者老师。

后来的后来,她突然想起自己是这个学校第一个女学生,想到这里她突然发现一二三可以凑个整,她笑了笑从柜底下拿出了一壶酒。

“一个人变成了三个人,变回了一个人,最后却是两个人,到了后来却又是三个人,真好。”忍者女老师拿着酒壶深闷一口。

END




























其实并不是END

10.
中岛敦年芳三八,笑的像朵花,说别人三八像在骂人王八,可这不影响中岛敦貌美如花。都说这个年龄段的姑娘娃都该谈恋爱了,可没有任何人入的了中岛敦的法眼。

忍者老师也急,三八的黄花大闺女不嫁出去可就找不到对象了啊。忍者不吃青春饭,重点的是先要找到后半辈子依托的对象。忍者老师拉着中岛敦去相亲。

和中岛敦相亲的对象长的挺清秀鼻子也挺睫毛也长,只不过他年龄比中岛敦小太多,浑身上下一股社畜气息。

中岛敦看着相亲对象质疑了一下,待对方一阵肉麻的寒嘘问暖过后双方聊起了各自的职业。

“我是个忍者,”中岛敦开门见山,“不过我现在在村子里当老师。”

忍者怎么可以当老师啊,何况你还是个大闺女。不如和我过吧。对方就着这个意思不怀恶意的笑笑,并且开始说自己啥都不缺就缺一个和我度过一辈子生儿育女的老婆。

中岛敦朝着他的方向呸呸呸了三声,想着虽然这不是一个社畜可这人思想有问题不是妈宝就是流氓。她拍着桌子指着他的鼻子说到三教九流各有其道,五行八作各有其味;不入行就别瞎bb这个行业。不是因为这个店的饭好吃我才不会来这里和你相亲balabala,最后还问候了一遍他的祖宗。吓得他连忙往后哆嗦了三下,想着这个姑娘真好看,骂人时也好看,当忍者的姑娘就是豪爽。

中岛敦气的一拍桌子翘起了二郎腿,霸气的喊着送客,活像这家店的老板娘。服务员小哥也没见过常客这副样子也没见过这稀奇事,于是配合的帮中岛敦把青年轰了出去,完了还顺带也问候了一边他的祖宗。

中岛敦笑着看着离开的青年,她把小哥拉过来悄悄的问道:“看来你很熟练啊,谁教你这么说话的啊?”完了她还看着小哥吃吃的笑。

“因为排练过。”小哥实诚的回答并补充道,“老板知道您是这里的常客。还专门写了本《中岛小姐救急指南》。”

“你们这饭店服务态度好啊,给每个常客还写了本应急指南,有空我还要见见你们老板。”中岛敦放下二郎腿笑着扫荡刚上的菜。

“不,是只有您有这个特殊待遇,我们这饭店的人必须人手一本随时抽查,活似考四六级。”小哥说完把一本小册子递给了中岛敦。

中岛敦听后好奇的用没有拿着筷子的手打开了这本像红宝书似的指南,随即她看到了第一句话:“多学一门技术,多一份生活方式。”

“加强体质训练,体力好跑得快,可以活命。”旁边有小哥拿红笔画的五角星。

中岛敦放下了筷子。

11.

中原中也老师数学不好,她平日里只注重体质训练忽略了素质教育,她忘却了自己的名字里有两个中字。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 ( 66 )

© 春水下列_ | Powered by LOFTER